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估值因素下外汇储备上升127亿美元 中国加速推进金融开放鼓励外商投资

2019-11-19 点击:1638 来源:时时新闻

截至10月底,美元和特别提款权价值的外汇储备数据“起伏不定”

11月7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数据显示,截至10月底,中国美元外汇储备已达1亿美元,比9月底增加127亿美元,增幅0.4%。特别提款权计价的外汇储备为1.11亿特别提款权,比9月底减少172.21亿特别提款权

国家外汇管理局发言人兼首席经济学家王春莹(Wang Chunying)在2019年10月回答记者关于外汇储备规模变化的提问时表示,由于全球贸易形势、主要央行货币政策、英国退出欧盟前景等因素,美元指数下跌,主要国家债券价格下跌。 由于汇率转换和资产价格变动的综合影响,外汇储备规模增加。

外汇储备双向波动

截至2014年年中,中国外汇储备一直在上升,达到近4万亿美元的峰值。2014年7月至2017年初期间,外汇储备由持续增加转为持续减少,最低时期为1亿元,减少近1万亿元,但随后经历了近一年的小幅增加。

但自2018年以来,外汇储备已从单边变化变为双向波动,并保持在3.1万亿元左右。 据《21世纪经济先驱报》记者统计,2019年前10个月,外汇储备在7个月内增加,在另外3个月内减少 截至今年10月,外汇储备比年初小幅增加325亿美元,比去年10月底增加521亿美元。

「十月份,美元指数由99.3下跌至97.3,跌幅约为2%,导致非美元货币兑换成美元时,外汇储备增加 近年来,监管部门基本上已经退出了对外汇市场的直接干预。美元指数和资产价格的双向波动也是近年来外汇储备双向波动的主要原因。 前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司长关涛在《21世纪经济先驱报》上告诉记者

另一方面,跨境资本流动的稳定也为外汇储备的稳定提供了基本支持 根据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的数据,今年前三季度外汇结汇和售汇的平均月赤字约为40亿美元,比2018年下半年的平均月赤字低54%。

就经常项目而言,在今年的贸易环境下,前三季度中国外贸进出口总值为22.91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8%,贸易顺差为2.05万亿元,增长44.2%;资本账户方面,截至第三季度末,外资持有中国股票和债券的规模分别比2018年底增长53.56%和27.60%。

央行同一天公布的数据显示,央行在10月份停止增加黄金储备,结束了连续10个月增加黄金持有量的趋势。 截至10月底,中国的黄金储备仍为6264万盎司,但由于金价上涨,其代表的美元价值有所上升。

“从短期来看,目前黄金价格位于阶段性高点,年初以来累计升值15%以上,未来金价的走势还将受到全球经济增长情况、各国货币政策变化情况、各种突发事件等诸多因素影响。从中长期来看,黄金在我国外汇储备中的占比仍有提升空间,预计央行将根据金价走势,择机增加黄金在外汇储备中的比重。”民生银行(,股吧)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

全面取消在华外资银行等金融机构业务范围限制

在10月外汇储备小幅度上升的同时,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也出现了连续的较大幅度升值。

11月7日下午,受中美贸易谈判利好信号影响,在岸、离岸人民币兑美元在夜盘时段均出现大幅度上涨,连续突破6.99、6.98、6.97等多个关口。截至北京时间11月7日22:00时,在岸、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最高分别升值至6.9722和9.9654,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日内涨幅甚至超过了400点。

另一方面,面对全球政治和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中国则在加快推进金融开放、稳定外商投资。

11月7日,国务院印发 《进一步做好利用外资工作的意见》 (下称 《意见》 ),提出了四个方面共20条措施,包括深化对外开放、加大投资促进力度、深化投资便利化改革、保护外商投资合法权益等。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 《意见》 对外资金融机构和外商投资企业释放重磅利好,提出全面取消在华外资银行、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等金融机构业务范围限制,丰富市场供给,增强市场活力,并提出降低资金跨境使用成本,要求尽快出台具体措施,支持外商投资企业扩大人民币跨境使用,鼓励外商投资企业资本金依法用于境内股权投资,扩大资本项目收入支付便利化改革试点范围等。

而在今年十月,外汇局也出台了优化外汇管理、促进跨境贸易投资便利化12条措施,推出如扩大贸易外汇收支便利化试点、扩大资本项目收入支付便利化试点、允许非投资性外商投资企业以资本金开展境内股权投资等便利利用外资的措施。

外汇局相关负责人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进入中国的外资,99%都是非投资性外商投资企业,允许非投资性外商投资企业以资本金开展境内股权投资,受益的外资数量众多,也是国家稳定外资的重大举措。

“扩大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同时,也一定要配套国内的金融市场改革,如产权制度改革、加强消费者权益保护等,包括对人民币汇率的理解和调控措施等,都要更加的市场化。从历史经验来看,不成熟的开放也可能导致危机,如果国内改革做不好,可能初期是资本流入,但后期则会面临资本流出。”管涛表示,“随着开放的推进,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幅度必然加大,对此企业也需要树立汇率风险中性意识,市场也需要更多的为各类企业提供合适的避险工具。”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豫都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sso88.net 技术支持:豫都门户网 | 网站地图